首页《兄弟在线2》注册首页

  首页《兄弟在线2》注册首页---主管Q2210165---所谓的“貂绒”,其实根本不可能产在貂身上;号称“世界级钻石品质”的平板电脑被认定虚假宣传;“九吉大红袍”被认定“无证茶叶”日前,《法制晚报》记者从国内各地法院了解到多起因天猫网店销售问题产品而被起诉的案件。

  针对这些案件,法律界人士提醒消费者,按照2015年2月实施的民诉法司法解释,网购消费者无须再被迫接受“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的网站单方作出的格式条款,消费者可以在家门口起诉电商维权,成本大大降低。

  2014年9月17日,李先生在天猫网站中的“恒耀数码专营”店看到一款电子产品,展示的标题为“9.17出游促送老公老板乐凡F2256GB3G-电信+3G-联通WIN8平板电脑超极本”。

  订单的交易快照显示交易商品信息:“秒杀全网,性价最高;富士康品质”、“富士康制造,世界级钻石品质,性能媲美笔记本”。

  李先生说,收货当天,自己使用时发现产品不好用,涉嫌虚假宣传,且商家不开发票。他以此为由要求退款退货及三倍赔偿,被卖家拒绝。后虽经天猫公司客服人员介入调解,但双方仍未达成一致,对方只是交付了购物发票。

  李先生说,他随后向天猫、支付宝要求退货退款,但支付宝公司仍将货款支付给“恒耀数码专营”店。

  李先生认为,天猫发布虚假宣传广告,虚构事实并为“恒耀数码专营”店销售违法不合格产品担保诱导消费者购买,构成欺诈;支付宝公司作为交易担保人无视欺诈,未保护消费者利益,自行向恒耀公司交付货款;开设“恒耀数码专营”店的深圳市恒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虚假广告宣传,销售不合格产品,构成欺诈。

  他将三家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撤销买卖合同,恒耀公司退还货款5950元,支付三倍货款的赔偿金17850元。

  法庭上,天猫公司答辩称,该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天猫公司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供交易双方或者多方独立开展交易活动,并未参与到实质交易活动之中,不是交易的相对方,李先生主张天猫公司赔偿于法无据。

  卖家在天猫公司提供的网页空间对商品进行描述,属卖家的独立商业行为,天猫公司并无过错。

  支付宝公司答辩称,与李先生交易的是“恒耀数码专营”店,支付宝只是网络支付工具,相关付款指令均来自用户操作,支付宝公司没有处置用户财产的权限。

  恒耀公司答辩称,该公司没有误导消费者,不构成欺诈;货款由支付宝公司代管,恒耀公司未获利,未欺骗消费者;同意退货退款,但不同意退一赔三。

  2015年6月26日,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一审判决恒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退还李先生购物款5950元,并支付赔偿金17850元。

  法院认为,“恒耀数码专营”店在网页中宣称“富士康制造,世界级钻石品质,性能媲美笔记本”,但对照商品实物及外包装均表明制造商为广州乐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恒耀公司无有效证据证明商品由富士康制造或与富士康有关联,也不存在其宣称的“世界级钻石品质”,故构成欺诈。

  李先生以恒耀公司欺诈为由要求撤销合同,法院予以支持。并判恒耀公司返还购物款。因恒耀公司构成欺诈,故应按照商品价款的三倍赔偿李先生损失。但法院没有支持其起诉天猫和支付宝请求。

  法院认为,天猫公司系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是涉案合同一方当事人,且恒耀公司是虚假信息的制作者、发布者而不是天猫公司,因此,李先生主张天猫公司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支付宝公司系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的是代收代付款项服务,不是涉案合同一方当事人,其提供的担保交易是保证交易安全而非担保法意义上的保证。因此,李先生以担保交易为由要求支付宝公司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2014年10月21日,季女士以每团35元的价格从天猫网站上的“金花服饰专营店”购买了“上海金花绒线元。

  季女士说,根据“金花服饰专营店”的描述,该“珍贵貂绒”的成分为:貂绒60%、羊毛30%、绵纶10%。

  2015年4月28日,上海市青浦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但被告金花绒线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

  诉讼过程中,法院委托国家棉印染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绒线的纤维含量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卖家出售的毛线中不含所谓的貂绒成分,实际成分为:兔毛48.9%、羊毛20.8%、粘纤20.5%、锦纶9.8%。

  服装业内人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貂绒,通常由貉子毛、兔毛、羊毛以及其他不同种类化纤材质混合纺织而成,之所以叫“貂绒”,“只是形容它像水貂一般毛厚、保暖”。

  上海市青浦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检测结果,卖家对外宣称貂绒成分达到60%,并以“珍贵貂绒”作为主要宣传卖点吸引消费者购买,显然构成恶意欺诈及虚假宣传。

  原告作为消费者,要求实施欺诈行为的卖家作出三倍赔偿合法有据。卖家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视为其放弃自身权利,法律后果自负。

  无独有偶,2015年7月22日,南京市玄武区法院也对一起类似案件作出一审判决。

  赵先生通过天猫购买了海宁市帝格贸易有限公司生产的“MIXGEORA”牌羽绒服2件,一共花费1560元。

  网页上显示如下信息:“真皮保证:MIXGEORA 品牌源自皮都海宁,保证所有出售的皮革服装均为真皮正品。”

  涉案服装的合格证上载明:“等级:合格品。面料:100%绵羊皮。填充:90%白鸭绒10%羽绒”。

  试穿后赵先生觉得不保暖,将衣服送到检测中心检测,结论为不合格产品,故起诉要求卖家按照承诺十倍赔偿。帝格公司辩解称,赵先生提交鉴定的羽绒服不是其销售的羽绒服,即使衣服含绒量不符合标签中的含绒量,也不能因此认定欺诈。

  法院认为,卖家在其销售的产品合格证上作虚假标识,构成欺诈,应“退一赔三”。

  但由于赵先生只对其中一件羽绒服进行了检测,因此其针对另一件羽绒服提出的“退一赔三”要求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帝格公司退还货款、支付三倍赔偿金2340元及赔偿检测费500元。

  陈先生称,2014年12月19日,他在福建省安溪县九吉茶叶有限公司在天猫商城上开设的店铺购买了20盒“九吉大红袍”,花费1540元。

  他说,沏茶饮用后他发现茶叶味道怪异,继而发现茶叶是无证生产销售,故起诉卖家及天猫公司要求十倍赔偿。

  法庭上,天猫称该公司不存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卖家利用天猫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情形,且天猫公司没有主动的交易审查义务,而陈先生是明知卖家的真实名称及有效联系方式的,天猫不应承担连带责任。九吉公司未到庭答辩。

  杭州市余杭区法院认定,涉案茶叶的包装盒上标注生产许可证为QS2,许可证有效期至2014年4月11日,因期满未延续已被注销,而涉案产品的生产日期为2014年12月13日,属于无证生产,即为不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

  天猫不是参与买卖行为,也不存在明知涉案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情形,且陈先生自身了解卖家身份信息,故天猫公司不存在过错。

  2015年8月3日,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一审判决九吉公司赔偿给陈先生15400元。

  2015年5月8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了一起类似案件。这起案件中,消费者没有起诉天猫,而是直接把销售茶叶的苏州咏香记茶业有限公司起诉到法院。

  孙某通过天猫商城上的“咏香记旗舰店”买了3盒“咏香记安吉白茶”、5盒“咏香记碧螺春”,一共花费1979元。

  之后,其咨询质监局后,认为咏香记公司销售的茶叶没有有效的生产许可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故起诉要求“退一赔十”。而卖家认为赔偿没有依据。

  苏州市中级法院审理后认定,消费者购买的安吉白茶及碧螺春,商品包装上虽标明食品生产许可证号,但截至2014年6月23日,该生产许可证号涵盖有效期内的产品为乌龙茶,而非安吉白茶及苏州碧螺春。

  法院认为,咏香记公司作为预包装食品的销售企业,怠于履行审查义务,违反了食品安全法,遂判决该公司退还货款并支付赔偿金19790元。

  了解完上述电商维权案件,北京市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琳、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承办过多年民事案件的赵玉东庭长均告诉记者,2014年、2015年,多部与网购维权有关的新法规开始实施。因为法规实施时间尚短,不少网购消费者对此并不十分了解。但实际上,如果网购消费者能够提高法律意识,一旦出现网购问题,对自身维权将十分有帮助。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但是,多年来,消费者以该法条为依据,试图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起诉淘宝、天猫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起诉后天猫或淘宝通常会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最终裁定将案件移送到淘宝、天猫网站所在的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审理。这一结果,大大提高了维权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使得消费者打了退堂鼓。

  在刘琳律师的提示下,记者发现了问题所在——消费者在注册淘宝账户时,网站自动弹出一个窗口,并写明“阅读协议的过程中,如果您不同意相关协议或其中任何条款约定,您应立即停止注册程序”。

  “协议”包括淘宝平台服务协议。这份协议指出,淘宝平台指包括淘宝网、天猫、一淘网、聚划算、阿里妈妈、阿里旅行·去啊等网站及客户端。

  淘宝平台服务协议的第10条“法律适用、管辖与其他”中载明:【管辖】您因使用淘宝平台服务所产生及与淘宝平台服务有关的争议,由淘宝与您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任何一方均可向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上,这叫约定管辖。为了成功注册账号,网购消费者只能选择同意,而一旦选择了同意,就意味着同意在淘宝网站所在地法院——杭州市余杭区法院解决争议。”刘琳律师说。

  2015年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开始实施。

  “这个司法解释对网购消费者维权很有利。从这天起,消费者可以在自己所在地的法院起诉淘宝、天猫了。”赵玉东庭长说。

  该司法解释第31条规定:“经营者使用格式条款与消费者订立管辖协议,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消费者主张管辖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赵庭长的提示下,记者找到了一份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在新司法解释施行一个月后作出的一份司法文书——

  家住海淀区的黄某在天猫上的一家网店购买的商品出现质量问题,黄某将网店和天猫公司起诉到海淀法院后,天猫公司提交管辖权异议,称消费者在天猫购物必须注册淘宝账户,注册淘宝账户时会显示《淘宝服务协议》,消费者需点击“同意”方能注册,而协议中已约定以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

  海淀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司法解释第31条规定,“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指以明确且显而易见的方式使一般民事主体可以正常获悉与其权益密切相关的信息,而天猫公司以上述方式提供的管辖协议,未能达到上述标准。最终,法院裁定驳回天猫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申请,案件继续在海淀区法院审理。

  尽管根据新司法解释,网购消费者可以直接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起诉电商,但赵玉东庭长并不支持消费者这么做。

  “根据2014年3月15日起施行的新消法,起诉电商,不如直接起诉卖家来得划算。”他说。

  新消法第44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赵庭长对这条法规作出了解释:“法规的含义是,淘宝、天猫这样的电商只有在不能提供卖家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情况下,或明知、应知卖家利用电商平台侵害消费者权益但仍不采取必要措施的情况下,才需要承担责任。但这两种情形出现的概率都不大。这也是不少案件中,消费者同时起诉了电商和卖家,法院仅支持卖家承担责任的原因。而且,如果起诉电商,电商如淘宝、天猫往往会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无论法院最终支持与否,都要经过一个审查、裁定的过程,如果电商对裁定不服,还可以上诉,需要等二审法院裁判,时间会被拉得很长。”

上一篇:首页《恒煊注册》首页
下一篇:首页、金象娱乐注册、首页